环球视角 · 融聚中国

项目日历

项目清单

 

美国医保新创Oscar:融资过百万,前途未可知?

 

来源:国际中华老龄产业协会

 

硅谷投资者一直以来对医疗保险都不太感冒。这个产业政府干预太强,竞争异常激烈,能否盈利取决于顾客的身体状况,还有是否跟医院和医生签到价格优惠的合约。尽管如此,众多投资者还是给医保初创公司Oscar投入了上百万的美金。

 

马里奥是一位电脑科学家,之前在麦肯锡做咨询师,如今是Oscar的首席执行官。他说,保险是一个极其令人困惑的领域。两年前他跟他商学院的校友也是Thrive Capital创始人约书亚,还有微软医疗的高管凯文一同创立了Oscar。他们希望能借着奥巴马的平价医疗法案的势头,创造一个新的市场,吸引善于使用电子产品的年轻一代的消费者。Oscar在纽约和新泽西设有分部,11月份将在加州和德州扩展业务。

 

几位创始人确信,一个便捷的app就能解决长久以来存在的问题——很多人抱怨说让医保给你找到好医生花的时间太长了。两年后Oscar在纽约和新泽西已打下4万人的用户基础,这甚至超出了他们的预期。网站上也不乏友好化设计,用户可在线浏览自己的医药账单。手机软件与网站平台结合的营销策略使得Oscar成为同行业中的佼佼者。不仅用户看病的数据会被收集,还能分析花费和看病结果,这些信息数据随后用以研究如何节省开支。约书亚提到,诊断后的会员消费记录可以指引他们下一次找到更好的医生。

 

这一切都为Oscar的市场推广提供了丰沃的土壤。纽约的地铁站都刷上了Oscar的宣传标语——我们的保险就在网上。不过作为第一个拥趸众多投资商的纽约医保公司,Oscar创立初期也吃了不少苦头。

 

去年它亏损了3700万美金(约合2.36亿人民币),约书亚解释说这是由于公司扩大业务,广招人才的缘故。在纽约,它吸足保金5690万美元,但在招募医生,联系医院,和寻找药品的渠道上就用掉6630万,加上行政开支2430万。不仅如此,头一年,接近200位重病患者就几乎花去了医疗开支的一半。

据国家保险调控部门的消息,由于昂贵的行政支出,公司明年仍将继续亏损。即便如此,约书亚宣称,Oscar很有信心,六月份投资者评估其市值达15亿美元,并且它现在放在银行里的钱超过2.3亿美元。公司将在未来五年内,争取签约一百万客户,在30个国家的市场里运营。

 

 

Oscar的领投人,也是创业投资公司Founders Fund的合伙人说,Oscar是一项长期投资。其他的跟投公司有HorizonVentures, Wellington Management,还有高盛。目前照顾Oscar最花钱的客人(诊断罹患癌症,糖尿病,或者刚刚出院的病人)的全职护士总共10位,保证病人能按时定量吃药,并持续照料。Oscar计划扩展其医生和医院的网络。

 

行业并购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更是雪上加霜。7月份伟彭医疗以480亿美元拿下信诺环球人寿保险,保险巨头Aetna以350亿美元购入Humana,而Centene也将以63亿元把Health net收入旗下。“规模越大的保险公司,与更好更优惠的价格与大医院合作的机会就越多。”风投公司Venrock的创业基金投资人鲍勃评论称。他当初作为咨询顾问,参与了奥巴马平价医疗法案的起草过程。

 

 

随着Oscar在加利福尼亚州和德克萨斯州扩张版图,它也精挑细选了一些医院和医师团队,共同承担治疗病人的风险。而在这样的管理模式下,医院和投保人可以共同评估一年内的医疗开销。如果开销不大,医院就能省下一些开支;如果开销较大,医院就自垫医药费。这种方式也许能够开源节流,但也限制了Oscar的关系网络。

 

Oscar仍然面临着艰巨的挑战,在洛杉矶就有多个保险巨头镇守于此,比如凯萨医疗和加州蓝盾。来自加州南理工的Ginsburg 说,最好的情况是有Oscar被同业并购,最当然是破产。一个创始于2008年的保险公司Seechange Health就是如此,初期在加州和科罗拉多州开展业务,融资达到3500万后,争取不到更多的顾客,保险卖不出去而破产。约书亚说Oscar的融资至少还够经营数年,近期绝不会考虑同业并购。

 

Oscar还要向世界证明它将从奥巴马医疗中找寻机遇,发展壮大:“今后的发展中我们将逐步减少医疗开支,提升服务质量”,约书亚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