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视角 · 融聚中国

项目日历

项目清单

 

机器人“小白”——情感寄托还是道德困境?

 

来源:中华国际老龄产业协会

 

这大概是有史以来最惹人怜爱又让人头疼的医疗器械。

五年前,日本一家机器人制造商的新产品——小白(英文名paro)问世。小白的模样是根据竖琴海豹设计的,外表是白绒绒的抗菌毛。小白作为一款社会互动型机器人,给上百万的老年人带去了心灵慰借。

现在小白漂洋过海,到了美国,走入了一些养老院,也引起了不小的波澜。

养老机构的护理人员和人机互动的研究者都聚焦于一个问题上:这个售价6000美金的小海豹,被美国定义为2级医疗器械(充电轮椅也是2级),是代表了声控开关以来最超前的养老科技,还是反映了当代老年护理的窘境。

小白的发明者Takanori Shibata说,他当初设计小白是为了重唤老人对宠物和婴儿的记忆。小白重约6磅,有体温,唆的奶嘴其实是充电器。它有一个32位的处理器,全身各处分布着三个麦克风,12个触摸传感器,胡须也对碰触有反应,一套无声发动机能令它自如移动。小白不仅能辨识不同声音,跟随自己的主人,还能记住它的哪些表现能让主人开心。

感纽带

小白的官网上提到,治疗型机器人可以省去宠物带来的麻烦。动物介疗法已证明能够增加病人与外界的交流互动,从而形成一条情感纽带。

同样的,病人照顾小白,从内心深处产生被需要和被爱的感觉。调查显示,治疗型机器人对于降低焦虑感,平稳情绪,增强互动非常有效。尤其是长期照护机构的老年人,情感纽带通常是提高生活质量的关键。即使它不是个活物,小白通过生物反馈法给予病人的触摸、嗓音、抚摸以回应,病人得以身心健全。

Shibata所在的公司叫做IntelligentSystem,在日本共卖出1300个小白,购买者大部分是住在禁止养宠物的公寓大楼里,或者觉得真宠物太麻烦的老年人。Shibata说日本的养老院并不认同动物疗法,也不愿意花高价买一个医保系统不报销的机器人。

没想到小白在丹麦很有市场。小白的欧洲分销经理,丹麦科技学院团队领袖Peterson说:“2008年下半年,丹麦的养老院用公募基金购进了110只小白。2008年的调查显示,小白能改善失智患者的状况,帮助他们更好的沟通。由此丹麦科技学院鼓励每个丹麦的养老院都‘养’一只小白。”

位于美国匹兹堡市的Marian ManorVincentian Collaborative旗下护老院之一,购入了三只小白,老人们会聚在一起一边唱歌一边逗小白玩。失智症部门的活动策划经理Beth Kuenzi说有一次,77岁的Anita Biro在桌子边坐下,叫另外两名老人走开,但当他把小白拿出来时,她顿时转怒为喜。她摸摸小白,小白还会眨眨眼睛,嗅嗅她的手,显得非常乖巧。Biro柔声说:“我真喜欢小白。”

小白还常去到老人的房间,增进老人之间的互动。在VincentianCollaborative旗下另一个护老院,73岁的Lois Simmeth老人不喜欢集体活动,但是只要小白在,她就会出来。Simmeth说:“我喜欢小动物。”她还会对坐在她腿上的小白说,“我知道你不是真的,但我就是喜欢你。”

也有不感兴趣的。LakewoodManor是弗吉尼亚州里士满市的一家继续照护养老社区,从美国分销商那里借来小白,三个月之后就申请退货。Lakewood市场部总监说:“我觉得护工比老人还喜欢它。”

老年护理中,科技的参与很是新颖,也饱受争议。一些人赞同治疗型机器人为老人和沟通困难的失智症患者带去安慰,另一些则认为将年老的家人交给一台机器去照护,这是否构成了一个道德问题。

道德困境

“如果你给我一个能处理日常事务的机器人,能扫地,能洗碗,那没问题。”绿屋工程(一项致力于缩小养老院规模,使之更像平常房屋的运动)创始人托马斯博士说。“但是如果养老院里全是海豹娃娃在跟老人互动,护工反倒去做换床单和做饭的杂事,护工的存在还有什么意义。”

有些人认为照护这一工作本应由人担当,不能交给机器人做。麻省理工学院的教授Sherry Turkle在纽约时报上指出,我们回避了与老人交流这一棘手但却关键的步骤。她质疑这种现象是否代表了一个滑坡谬误:“最终到底谁够资格,能得到人的照料?”

更有观点认为治疗型机器人是一种欺骗。对于一些失智症严重的老人,小白在他们眼中成为了活生生的存在,像小动物或者婴儿一样,有专家认为这对于老人来说既不公平,也不道德。

真实性是这些反对声音的核心:如果一个病人称自己真正的“爱”小白,他们拥有的是真正的亲密关系,还只是老人的一厢情愿?而这一点究竟重不重要?而对于那些家人很忙,没法儿时常看望老人的家庭来说,小白就很好地填补了这一空白。

科技是我们的未来,但我们应该如何看待治疗型机器人?当科技改善,或者说挤入了我们的生活时,时刻不忘考量它所带来的影响,这一点是至关重要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