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视角 · 融聚中国

项目日历

项目清单

 

 

中澳护理教学模式对比

 

日期:2016-03-17

来源:ICAIA研究中心

 

与中国的应试型教育不同,澳洲护理教育的目标是培养能够独当一面的护士。

 

护士角色

 

在中国目前的医疗体系下,护士更多的是承担沟通和执行的角色,对病人健康状况的判断和决策都由医生来负责。

而在澳洲,医生只负责开医嘱,注册护士(RegisteredNurse, RN)则需要全面地负责病人的各项护理措施的评估、计划和实施,独自撑起病房的一片天。这也要求护士能够具备独立管理病人和处理突发情况的能力

 

 

当然,澳洲护士的培养方式也是按照这个目标来设置的。

其实,澳洲的护理教育所教授的知识难度远不及国内大学,但是对综合能力的要求却是非常之高的。中澳护理教育无论在授课模式还是内容要求上都存在着巨大的差异。

 

分学科VS跨学科

 

首先,我们来了解一下医学五大基础学科的基本内容。如果把人体比作一台机器的话,五大学科的内容分别是:

  • 解剖:这台机器包括哪些零件、这些零件的是什么样子的?

  • 生理:这台机器正常的时候是如何运转的?

  • 病理:这台机器零件坏了的时候是什么样子的?

  • 病生理:有坏了的零件的机器是如何运转的?

  • 药理:用什么药可以修好这台机器、怎么修好的?

 

 

国内护理教育的课程通常是按照学科来划分的,比如先学习解剖、生理、病理、病生理等基础学科,再学习内、外、妇、儿、精神等专科疾病的病因、症状、治疗及护理等。此种模式的优点是专注讲解某一学科的知识,既利于教学内容的安排,又便于学生深入掌握该学科的学习重点和内在逻辑,可以形成比较扎实的理论基础。

但其缺点也十分明显,在这种培养模式下,学生很难将各学科的内容联系起来。当进入内、外、妇、儿分科疾病的讨论分析时,学生只能把曾经背诵记忆过的知识点从大脑的库存中提取出来,对号入座,并不能真正的去“理解”、“分析”和“判断”病案的状况。这种模式下培养出的学生应付考试是没有问题的,但是却存在“纸上谈兵”的弊病,在面对千差万别的临床情况时很难学以致用。

 


 

澳洲护理学本科教育虽然也是先学习解剖、生理、生化等基础课程,但是在学习专业课的时候则更加注重跨学科之间的联系。在澳洲的护理教育中,病理、病生理和药理被合并为一门课程,先讲解某一疾病的病理原理,之后讲解病生理范畴下的发病过程和相对应的症状,再针对这些原因和症状讲解适用的药物的药理作用等。

这种模式下,学生需要在短时间内学习大量知识,非常辛苦,往往需要同时看好几门的书才能跟上进度。但是,这种横向联系可以让学生能够真正的理解疾病发生发展的过程和原理,有醍醐灌顶之效。对于疾病的理解并不仅仅停留在书本上,而是真正让学生对人体这台精妙复杂的机器有了深刻的认识。

 

 

举个例子

 

炎症反应是临床常见的病理过程,可发生于机体各部位的组织和器官,例如毛囊炎、扁桃体炎、肺炎、肝炎等,是所有未来从事医疗护理工作的专业人员应当重点理解和掌握的。

在澳洲的护理培训体系下,学生会先学习正常组织损伤的愈合机理,这属于生理的内容,然后学习炎症反应发生后组织的愈合过程,这又属于病理和病生理的范畴,最后会从药理方面介绍各种消炎药的作用机理。通过这样的培训,学生能够将关于炎症反应的一套知识系统融会贯通,理解人体从健康到疾病到治疗的全过程。

而在国内的教学体系下,学生会在三门不同的课程中学到这三项内容,且中间往往会间隔半年左右,很难对于炎症反应有系统的认识,更多的是零散的碎片化的记忆,学生在临床时遇到类似的情况则很难做出正确的判断,往往需要在临床实践中“再学习”。

 

 

按系统VS按症状

国内教科书的编写通常将人体分为循环系统、呼吸系统、泌尿系统、消化系统等,分块来进行教学。这样做固然能够清晰地划分知识结构,但是也有不小的弊端。人体是一个有机的整体,过分的专注于某一系统的症状与处理,常常会使得我们忽略或无法预估其他系统可能存在的问题

 

再举个例子

心力衰竭可以引起呼吸系统的变化,造成呼吸困难,同时,还有可能引起泌尿系统的排尿减少甚至肾功能衰竭,心力衰竭造成卧床和活动无耐力也有可能引起血栓的形成,而引发肺栓塞或者脑梗塞等。试问,有多少刚毕业的护士能够在看到患者出现排尿减少的情况时想到心力衰竭的可能性呢?

 

 

在国内,老师们往往花费很大的精力去讲解疾病的诊断和治疗,但是在澳洲却通常不会要求学生根据症状去判断患者的疾病诊断,而更多的是要求学生学会处理和应对这些症状。学生要能够分析出对于某些症状的处理方法,根据现有的病情介绍,还需要完善哪些检查,如何判断处理措施的优先次序,是否需要联系多学科专业人员参与治疗等。

这种方式更加符合护士实际工作的需要。因为在实际工作中,护士往往是最先面对患者症状的群体,他们所要做的是能够对症处理,而不是做出疾病的诊断,那是医生该做的事情,而不是护士。 

 

不得不说,国内的护理教育做了很多“费力不讨好”的事情。老师们花费了大量的精力去讲解艰深的疾病的诊断和治疗知识,然而对于实际工作中最常用的症状处理却是寥寥数语。而学生们呢,由于基本功不扎实(因为基础课也是零散的碎片记忆)导致对于疾病知识的理解困难、记忆困难,花费了很大的心力却学习了很多根本不常用的知识,这是非常可惜的一件事情。